借火

夏天的晚上,加井岛海滩潜泳的男孩
要不要吃玉米还是要听笑话
看他一眼吧

北京雾霾 (一)

北京雾霾
*刘昊然x王俊凯
*假的现实背景。欢迎北影大一新生王俊凯。
*错乱的,假的,开心的。
*会有很多件小事发生,最重要的那件爱情(不是
没有文笔,开心就好,欢迎建议。

第一件小事:回家吃饭

北京的冬天格外迷蒙,灰而重的雾气层层阻隔,可见度大约两米。车灯被掐住了喉咙,闪闪烁烁地挣扎。红绿灯艰难地运作,从绿灯咔哒——跳到红灯。这时人流开始涌动,王俊凯,穿了件大号羽绒服,帽子搭在脑袋上,刘海安静地贴着额头。防尘口罩遮了他大半张脸,只剩下眼角和睫毛柔和地下垂。他盯着斑马线,随人流走到对面,踩上大理石板时脚步才轻快了些。而后稍起了风,卷着沙挑衅城市人,王俊凯的帽子被吹得向后掉,他皱了皱眉眯着眼,一手拉着帽子,更低了下了头,加快了脚步往前走。

直到走进熟悉的小区,找到熟悉的公寓楼,他才长呼一口气扯下了帽子,拨了拨头顶的发。接着两步三步并作一步地跨上楼梯,刘海也跟着一跳一跳。到达某一层后左转找到对应的门牌号码,轻车熟路掏出备用钥匙,拧开门把手。走进玄关,接着关门,首先扯下自己的口罩,得救般深呼吸一口。接着把口罩放在玄关的木柜上,蹲下解自己的鞋带,一边脱鞋一边抬头往房里喊:“昊然,我回来了。”没人应他,倒是厨房里传来炒菜的声音,王俊凯换好拖鞋,啪嗒啪嗒跑到厨房扒住门框往里望:“好饿哦(。•́︿•̀。) ”里面那位显得尴尬,关了火,认命地铲了铲锅里颜色诡异的东西,抱歉地看着王俊凯:“看来我们还是点外卖吧…”王俊凯凑近了看刘昊然的杰作,装模作样地叹气,实则不恼。拖着拖鞋扭头走到客厅,躺在沙发上倒开始咯咯笑。见刘昊然过来拿手机点外卖便故意抱怨:“你说做饭我才特意赶回来诶!你知道今天的雾霾多吓人吗。”刘昊然这边拨外卖号码,见小朋友这样子权当他在撒娇,放低了身子弯着膝盖呼呼他头发:“对不起嘛。”王俊凯一翻身,头埋进沙发里,发出的声音闷闷的:“那我要加一屉小笼包。”刘昊然只得顺他毛:“好好好。”

解决完午饭以后,王俊凯又往沙发上一躺,挺着小肚子胡思乱想,小表情丰富。刘昊然收拾完,见他这样觉得可爱,让他往里躺躺,自己在空出来的位置坐下了。正好居高临下看着他,刘昊然伸手捏了一捏小凯的下巴,左右晃晃,问他:“下午几点的课”小朋友像只餍足的猫,被呼噜得舒服了,干脆闭上眼,自个儿用下巴蹭了蹭昊然的指尖,刘昊然心里一动,面上倒不动声色。小凯懒懒应他:“马上的课。”
“那我送你”
“你本来就该送我( ´◔ ‸◔')”说完又笑得整张小脸都皱在一起,刘昊然看着他,也跟着笑,心里面小坏蛋小可爱小朋友喊了一通,被可爱得不行。

是在小凯考进北影后,刘昊然小心翼翼的地王俊凯发出试探。开始只是问到我租的房里来看看怎么样,后来变成了,什么时候回家。其实他们俩都得空的时间是不多的,一方面工作繁忙,不忙的时间又大多扑在学校的课业上。但一来二去,总归在心里有了一些归巢的感觉。在北京铺天盖地的雾霾里,都得回家,一个回就有一个接,一个走就有一个送,或者有时一起来、一起走。不管哪种,都感觉很好。王俊凯很开心,蹦蹦跳跳的到底是个小孩子;刘昊然也很开心,但确实不敢说自己没有私心,光这一点他都快被小董吐成筛子了。
“居心叵测“ “为老不尊” “欺善凌弱”
陪小凯回学校的路上,小董玩笑的吐槽忽然回荡在耳边,他扭头看身边的小朋友,一步一步跳得开心,从刘海到睫毛,从眼睛到鼻梁,从嘴唇到下颌,全部乖得不行。按捺了会儿终于还是放弃,靠近了点隔着羽绒服搂住小朋友的腰,定住那人跳跃的步伐,说得话冠冕堂皇:“小心点儿”
说完脑子里又蹦出这么几个词儿:道德滑坡、道德堕落、正统观念的消解者。同时还觉得社会公共价值就在背后盯着他。
“唉”刘昊然在心里叹了口气,但又想着:“管他的呢。”

上次有这种强烈的谴责感还是在电影院,他俩加上小董给大陆的新电影打call。刘昊然确实没脸说他全程专心看电影了,是盯着小朋友太久了才鬼使神差伸出手盖住了那人的眼。小朋友的睫毛刷在他的手上,软软的,痒痒的。登时心里就像踩进了一只奶猫,伸出的肉垫子踩得又轻又撩,他靠近了小凯说的话倒是好听:“未成年人不许…”小董瞥见小凯泛红的耳廓,用手肘捅了捅刘昊然,啧啧两声:“不要脸啊。”刘昊然光回味触感,简直遑顾良心。

他现在是禁不住要问自己:“我靠,刘昊然,你不是痴汉吧?”
“当然不是了!”王俊凯的声音打断他的内心活动,他才反应过来小朋友自顾自给他叨叨了小一路:“当然不是了,我是真的自己去点名啦。结果老师非不信”
刘昊然笑意加深:“真不是啊”
“不——是——阿”

送到校门口刘昊然伸手揉揉他的头发:“进去了。”小朋友一路小跑进学校,转身见到刘昊然还没走,伸长手臂朝他摇了摇,刘昊然也伸出手小幅动了动,朝他示意。小朋友满意了,噔噔噔跑回去了。刘昊然望不见他了才抬起腿准备走,一个人走在人行道上吧,怎么说,总是觉得心里被填满了。至于填的是什么,他也不清楚了。
总之,又甜又涩。
下次他得把饭给做成了,刘昊然心想。

————————————
fin.

评论(4)
热度(102)

© 借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