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火

夏天的晚上,加井岛海滩潜泳的男孩
要不要吃玉米还是要听笑话
看他一眼吧

孤独澎湃01

设定清奇,故事发生在静养院。

被诊断为臆想症,看起来孤僻实际上只是太孤独,不懂得表达但很容易依赖相信别人的小男孩x新来的温柔善良的医生哥哥

一个不被关心不被理解的臆想症,一个高学历但不追求城市浮华只身来到城市边缘的“不孝子”。两个人都很孤独,是一个关于孤独和陪伴的故事。静养院的设定是瞎掰的,BUG很多,全当私设好了……更新不定,但会写完。

又长又无聊。没人看也会一直写下去的。

正文

——————————————————————

01

 

A市的静养院坐落海边。两座白色三层建筑相背而建,分别是一号楼和二号楼,两座楼格局完全相同,一层食堂,二层三层静养区,全部单人间,两层都设有娱乐区和简易运动区。两栋楼中间空出一片小花园,鹅卵石路面和三座小花坛,正中间是一处小亭子,石桌石凳,没什么人过来,落了薄薄一层灰。左手边大门,右手边一处砖红色双层小洋楼,一楼门口一间房改成东西很不齐全的杂货铺,老板是个不太精明成天乐呵呵的胖女人,一人打理。一楼部分房间安置闲物和零散器材,剩下的和二楼房间当作静养院工作人员的房间,一共4个双人间6个单间。静养院没有立起坚实的围墙,一圈铁艺围墙护栏,上面爬满了牵牛花和各种植物,春天一到就有花开。

  刘昊然是新来的医生,年轻没经验,不太追求城市里那些太虚幻的东西,便不顾爸妈反对拎着行李包就来到了这座城市边缘的静养院,就像海洋中的一座孤岛,安静而沉默地漂浮。静养院很安静,进来以后没见到什么人,老院长是个佝偻着背的小老头,一副厚实的眼镜挂在鼻子上,看着他的时候眼镜总往下一滑,两只眼睛瞪大了,微微上翻。老院长在门口接到他,海风一阵阵吹来,空气腥咸,刘昊然站在铁门外面被吹得刘海乱飞,眼睛忍不住眯起来,看到老院长了,伸出手,很礼貌地:您好,我是新来的医生,我叫刘昊然,您?

  老院长握了握年轻人的手,简单地介绍了自己是院长,便迎着刘昊然进来,在前面引着刘昊然往里走,静养院沉默伫立,温暖的海风阵阵,二号楼三层的一处房间窗户打开,海蓝色窗帘被风刮起,帘角飞出窗外,变成要飞往天空的一抹蓝色。刘昊然抬头四周张望,看见那唯一打开的窗户里探出了个毛茸茸的小脑袋,太远了不太看得清,不过是个小男孩,伸出手一把抓住了飞扬的蓝色帘角,却没有收回,而是往天空一抛,而后双手撑住下巴,靠在窗台了,海浪声远远传来,像在刘昊然眼前拍打上礁石,又顺从地退去。那男孩还靠在窗台,百无聊赖地望着大海。

  院长还在前面走着,刘昊然收回了眼神,一路小跑跟上去,直奔红色小洋楼,进门时听到铃铃声响,刘昊然一瞥,瞧见杂货铺门口挂着一串蓝色风铃。老院长把他带到门口,里面出来一个中年女人,叫黄姐。两人完成交接,刘昊然被中年女人带走。把一层看了一遍,这边有些运动器械,这边一些文件档案,办公地方,那里杂物间,这边两个双人间,两个单人间,都有人住。又带到楼上,指着走廊尽头的一间房:你就住这儿,都收拾过了,把自己带来的东西整理好就行,弄完了下楼,办公室里给你安排工作。刘昊然连连点头,送走了黄姐,打开行李包开始整理,其实他没带什么东西,一些贴身衣物,简单洗漱用品,还有一些零零碎碎的,还有一只木雕的柴犬,他大学毕业的时候班上一同学送的,说是像他,离开家的时候他没想那么多,临走前看了眼床头,带上了这只木雕傻狗。刘昊然盯着突然发笑,把这只柴犬放在里床头,和家里的位置一样。

  房间里采光很好,白色的纱帘蓝色的遮光帘,被卷起来扣在两边,阳光和风统统撞进房里,和收拾完东西抬起头的刘昊然正好打个照面。

  挺好的,刘昊然想。 

  下楼敲门进了办公室,黄姐架起一副眼镜翻着资料,看到他来了,从手里资料抽了两份出来,一份资料上是位八十岁的老人,身体不太行,家里人没空照顾又不放心送敬老院,干脆送到了静养院,每天只要做些常规检查就行;一份上面是位劫后余生的中年女子,乳腺癌术后康复得不好,在家人的要求下停了工作安心养病。都是些简单的工作,花不了多少时间精力的,按照他的学历,怎么说也屈才了,不过刘昊然自己没那么觉得。收好两份资料,正想走,黄姐却先起身,从旁边的档案柜里抽出一份档案,打开递给刘昊然:这个,你看看。里面还附了病历卡。

  档案上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照片,一个眉清目秀的男孩子,头发软软地贴着额头,脸上有点婴儿肥,刘昊然第一想法是真可爱啊,像小奶猫似的。旁边写着男孩的名字:王俊凯。

  但继续往下读去,刘昊然的表情没有那么轻松了,黄姐在对面叹了口气:这孩子有臆想症,爸妈舍不得往精神病院送,就放这儿安置,安静的环境有利于稳定情绪。这孩子送来的时候才十三岁,现在都十八了,和院里的人都熟,就是不太爱说话。说着顿了顿,其实也有几个亲近一点的人,老院长,我,还有他之前那个护工,到底小孩儿,又这么早离开了父母,有时候还挺黏人的。

  刘昊然点头,继续看着档案上写的,海。

  这个男孩儿的臆想是海,即使他原来生活在火热的内陆山城,山路崎岖弯折,却还是容纳

了他的一整片海洋。

  静养院离海很近,刘昊然坐在办公桌对面的旋转椅上,一边读着这份有些特殊的档案,一边听见海风,听见海浪,听见海鸟盘旋着,毫不犹豫地冲入海面。

  “昊然”黄姐对他说“这孩子没有其他问题,只是之前陪他的护工走了,暂时要你照顾一段时间了”

  “好的”刘昊然点了点头。

 

  第二天正式开始工作,今天他还有机会闲逛适应,弄清工作职责之类的。不过静养院确实不大,尽管环境确实安静适宜。他来回走了两趟就把角角落落都走遍了,最后走进小亭子,从兜里掏出一张纸巾垫在石凳上,盯着大门发呆。忽然,玻璃坠落破碎的响声在他右手边响起,刘昊然侧头,跑出亭子,抬起头来和一个三楼某个大开的窗户外面色惊慌的男孩对视。

  刘昊然仔细辨认了会儿,忽然意识到这个男孩就是档案上的那个王俊凯。只不过档案上的照片似乎是小时候的了,和现在多少有些不同,刘昊然没有看太清,只从一个大致的轮廓感觉看出来的。男孩子紧张地往下望,刘昊然安抚性地对着男孩儿笑了笑,把摔在绿化带里的的玻璃小心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抬头看到男孩还看着他,刘昊然重新对他笑了笑,男孩有些不知所措,一下子退了回去,蓝色的帘角被拉回去,玻璃窗也被关上,嘭的一声。

  黄昏渐渐来临,金色的霞光一路蔓延,从静养院的大楼烧到海天交接的地方,把海面也照得闪亮,浪花一朵一朵倏然绽放,揉碎了金光砸在礁石上。

  头顶还有海鸟的叫声回响,海风的味道也牢牢地笼罩。

 

 

  海边的天气向来说变就变,夜里刘昊然在气味陌生的床上辗转反侧,听见大雨哗啦啦落下的声音,雷暴在大海上空放肆,闪电从天空仿佛直插入海,海面形成一个又一个纯黑的漩涡,无声却危险。这是夏天,房间里又闷又湿,刘昊然把被子踹到一边,枕着一只手臂,另一只放在胸膛,一下一下点着自己胸口,不知怎么的想起那个臆想症男孩儿,不知道今晚他的海洋是不是不受影响地很平静呢,刘昊然心想。然后意识越飘越远,最后他还是在潮湿粘腻的空气里安静地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地面还有点湿,窗外的树上垂满新鲜的露水,也可能是雨水,不过空气相当干净,透着股凉爽的感觉,天也透蓝,远处浪花卷起的声音都变得更加俏皮可爱。

  刘昊然开窗猛吸一口新鲜空气,简单洗漱以后套着他房里备好的白大褂下了楼,从远方奔赴而来的风迎面,拂响了杂货店门口的那串蓝色风铃。“铃铃”“铃—”

  刘昊然懒懒抻了下手臂,神清气爽地准备工作了。工作很轻松,他又是个很会说话还挺热心的人,几句话让那位爷爷和后面那位阿姨都很受用。两位都住在一号楼,刘昊然站在老爷子房里替他开窗的时候看见对面楼三层正对的窗户,仍然是开着的,蓝色窗帘的帘角仍是一副自由飞翔的姿态。刘昊然嘴角勾起笑了笑,心想是那小孩儿住那儿呢,那还挺巧合。

  下楼以后在一号楼食堂他打包了袋小笼包揣在白大褂兜里,他年纪轻食量大又容易饿,干脆揣了袋小笼包边走边吃。到二号楼三层某个门前的时候他还剩四个。热热地贴着他的侧腰。

  敲了两下门,他很自然地打开门,男孩正蹲在床边系鞋带,听见门开了侧头抬眼看他,乖得像只小猫。刘昊然一时不知道怎么开口,男孩已经站起来,潮湿温暖的海风钻进窗子,蓝色的帘子被吹得上下飞舞,也吹拂着男孩的碎发,蓝天在他身后,而他静静地看着他。

  “你要出门吗”

  “出门散散步”

  “要做常规检查吗”

  “其实我不用的。”

  男孩子往前走了走,把帘子卷起来扣好,窗户还大开着,一边回答着刘昊然。他转过身,对着刘昊然腼腆地笑了笑:“我在这儿很久了,不过身体没什么问题。”刘昊然点了点头。

  男孩朝刘昊然这边走了走,站在他面前,他比刘昊然只矮一点点,但还是微微抬着头:“你要一起吗”

  刘昊然这才有机会近距离好好地看他的脸,男孩已经长大了,轮廓清晰了许多但并不坚硬,是很柔和流畅的线条,一双眼睛一凤一桃花,水润得像盛着片平静的海。

  “要一起吗?” 男孩又问了一遍。

  “好啊~”刘昊然心情很好,虎牙在外面高高兴兴地受凉。

 

  下了楼他才想起他还没向男孩儿介绍自己,下楼的一路他们都没讲话,男孩走在他身边安安静静,甚至没有多看他一眼。经过小亭子王俊凯才停了一停,站在楼下往上望着自己的那间房

  “谢谢。”

  刘昊然马上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心想着这小孩儿好像不太会表达自己,但是挺坦诚的。于是他熟练地摆出哥哥的笑脸:“不用谢,对了,我叫刘昊然。“

  小孩儿没理他,径直往大门那边走过去,刘昊然赶快跟上去,看着王俊凯站在门前,两只手抓住铁门栏,呆呆地往远处看着。刘昊然学着他的样子,顺着他的目光望去,门前是块干净的空地,前面有条路,往前分成两条岔路,岔路下面就是海滩,这里可以看到海天远远地相接,一抹渐变蓝色由下而上变浅,海面上的太阳被水冲散成了碎光,不知道是太阳落进了海里,还是海洋翻倒升到了天上。

  “你在看海吗“

  刘昊然侧过头看他,王俊凯很久才转过头来,冲着他笑了笑,这是这个孤独而不善言辞的小男孩第一次冲他笑,但他没有觉得意外,反而觉得笑脸才是真正属于他适合的,男孩子笑着点点头:“我在看海“

  说这话的时候王俊凯的眼睛弯起来,水润润的眼眸里亮起来,就像远远那片揉碎金光的年轻的海洋的海面,温柔而熠熠。刘昊然对他说在看海这回事深信不疑,他是在看的,不然眼里怎么会有这样一片海呢。

  两个小年轻把院里的角角落落走了个遍,刘昊然对他这股新鲜劲感到怀疑,走到了后门口,被堵住了,要原路折回,路上听到“咕咕“一声,刘昊然才想起来问他:“你是不是没吃早饭?”

  王俊凯挠了挠头,没说话,刘昊然犹豫了下,把兜里剩下的四个小笼包拿出来,结果一拿就后悔了,小笼包已经凉了,塑料袋上一串冷却的水珠,况且就这四个拿出来也太不像回事儿了,刘昊然尴尬一笑又放回了口袋,冲着王俊凯,哄小孩似的:“小凯,待会儿我陪你去一楼吃饭吧?”王俊凯沉默了会儿,点点头答应了。

  食堂几乎没什么人,刘昊然站在窗口前问王俊凯想要吃什么,王俊凯想了会儿:“一屉小笼包。”在刘昊然买前又加了句“打包。”

  两人提着热腾腾的小笼包上了楼,把王俊凯送进了房刘昊然想走,刚刚玩过一趟的小男孩心情不错,把热腾腾的小笼包往嘴里送,坐在床沿开心地晃腿,这种不遮掩情绪的开放的姿态让刘昊然甚至怀疑黄姐嘴里那个孤僻小男孩是不是他。不过,刘昊然心里想,不会表达倒是真的,嘴上的那种表达。花了一个上午,他觉得自己差不多可以走了,结果转身离开,关门以前,看到小男孩放下了小笼包,腿也不晃了,疑惑又委屈地盯着他。

  刘昊然一愣,被这眼神里的情绪惊住了,他站在门外侧,看着小朋友直勾勾地盯着他。刘昊然想了下,走进门来笑着解释说:“我不走,我下楼给自己也买份小笼包行吗,我也饿了。”王俊凯偏过头,不看他,但是点了点头。刘昊然长吁一口气,火速下楼又火速上楼,打开门就看到小朋友盘腿坐在床沿,拿着一本漫画在读,刘昊然过去坐在他身边,偷看了两眼,发现是《海贼王》,刘昊然想,就还是正常的小男孩嘛。于是坐在王俊凯身边默默吃起小笼包,不一会儿突然感觉有什么自己的衣兜里伸进了一只手,刘昊然转身,王俊凯手还没从他的兜里出来,刚想问他在做什么,王俊凯把手拿了出来,手里还拎着一袋冷掉的小笼包。

  “你还想吃吗”刘昊然问,“我这儿还有热的,吃热的吧”,说着晃了晃自己手上那袋还没吃完的小笼包。但王俊凯不回答他,只是把那袋冷掉的放在手心,捂住了,忽然笑了一下:“谢谢。“

  这是王俊凯今天第二次对他说谢谢了,也是他第二次对他笑,虽然这回不太明白为什么,刘昊然干脆不去想了,只是揉了揉王俊凯的后脑勺。

  小朋友在房间里很是安静,有时候看看漫画,有时候看看书,有时候趴在窗户上无聊。刘昊然忽然明白他今天出门那股新鲜劲了,问他:“平常很少出去吗“

  “院长不让,小时候太能逃了“他说这话的时候正挂在窗台上前后晃悠,像个幼稚园的小孩。

  刘昊然忽然有些心疼:“也没有手机之类的吗“

  “有啊,但只能用来打电话”王俊凯顿了顿“有时候爷爷会给我打电话,嗯,有时候还有爸爸妈妈”

  说完他起身,在床头和自己的小柜子里摸摸索索,半天摸出一只木雕小猫咪,回头举着给刘昊然看。

  “很可爱。”刘昊然说。

 

  他把小猫拿在手上,跪在地上让小猫走路,又把猫咪拿起来,放在窗台上,和他一起吹风看海。刘昊然想了想,走到窗台边,盯着小朋友的侧脸,手指抚上那只小猫咪的脑袋,一边摩梭一边说:“玩过乐高吗”

  “小时候玩过”

  “过几天给你带套乐高来吧,我们可以一起拼”

  王俊凯今天对他笑了太多回了,刘昊然感觉有些甜度超标,小朋友惊喜地望着他,软软的发丝儿随着主人点头的动作飘起来又贴回去,刘昊然把手从猫咪那儿收回来,理了理王俊凯的头发。

  想着,明明就是个非常可爱的男孩子啊,跟小猫似的。

——————————

TBC

不知道有没有人能看出小猫咪的一些小心思啦,宝宝可爱但是宝宝都藏起来罢了。

评论(7)
热度(52)

© 借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