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火

夏天的晚上,加井岛海滩潜泳的男孩
要不要吃玉米还是要听笑话
看他一眼吧

小春日和(ABO/01)

ABO世界观,娃娃亲强制恋爱。设定娃娃亲有法律效力。(作者本人反对父母包办婚姻)(婚姻自由)(结婚需要遵守自愿原则)

   

01  娃娃亲也能当真?

跨年钟声终于响起,广场上屏着气莫名其妙对新年一刻紧张兮兮的年轻人们登时舒了口气,立马进入状态雀跃地欢呼拥抱,信息素混杂着四散出去,闪光灯此起彼伏地闪亮,号称CGU第一小爷的大二模范优等生刘昊然正举着自拍杆努力把身后一群人给放进镜头。拍完合照编辑朋友圈的时候广场上助兴似得玩起了灯光秀,嘈杂动感的音乐引得年轻人们兴致大好,趁着兴奋劲儿蹦蹦跳跳拉拉扯扯着你推我搡。零点过五分,刘昊然编辑完朋友圈点击发送,返回到聊天界面发现父亲十一点给自己发了一条信息,言简意赅但信息内容完全超过了刘昊然可以理解的范畴——“明天回家一趟,准备准备结婚。”

  旁边的朋友扭得过了头,歪倒正好撞飞了刘昊然的手机,手机啪地飞出去,亮着信息的屏幕没一会儿熄了下去。刘昊然扭头,发现广场灯光闪得自己看不清身边的人了,随着音乐声世界都歪倒颠倒,信息素混在一起刺激得他鼻子难受,刘昊然甩了甩头,第一个想法是,我昏了头出现幻觉了吧。直到人群四散,寒冬的冷风终于把他刮得脸蛋生疼头脑清醒了,再抽出被冻得僵硬的手划开屏幕,父亲的信息还是直直地撞进刘昊然的双眼,不是幻觉,那是他爸,被盗号了?

  第二天元旦,刘昊然一大早给父亲打去电话问到底怎么回事儿,结果那边含含糊糊就是不说清楚,只是让他收拾收拾赶紧地回家。刘昊然家离CGU不远,校门口又是地铁站,坐地铁三站换乘15号线,两站以后转8号线,再过四站出地铁站,步行500米就到家了。杵在家门口好好瞅了瞅,往车库里看了好会儿确认只有自己家一辆车,又做贼似的抬起鼻子嗅了嗅,除了自个儿一身alpha信息素的气味以外,什么也没闻到。跨过老爸捣鼓的门前一大片在冬天就光秃秃,泥巴冻得梆梆硬的花圃,刘昊然无奈地转动门把手开了门。原以为自己会看到一大家子人,莫名其妙的新娘被围在中间等他——事实是整个客厅里连个人影都没,液晶电视黑着屏,茶几上干干净净,沙发上的插座连着一根大概是父亲的手机充电线,不过手机不在。刘昊然冲楼上喊了喊:“爸,我回来了。”没有人应,“爸,妈……”心想着老爸也不至于这么无聊逗他玩,掏出手机扣了老爸微信。那边马上回信息说在买菜,你妈在楼上晒衣服。只好脱了鞋上楼梯,在三楼小阳台看到忙着晾衣服的母亲,眼尖地看到了几件明显不是自己的,比自己小了两个码数,颜色偏嫩的卫衣和裤子,还有两件t恤,几件平角纯棉小内裤。刘昊然摸了摸鼻子,尴尬咳了声,拉住他妈,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压低了声音问她:妈,什么情况啊?

  他妈一脸淡定的,“还能什么情况啊,”扯开刘昊然的手臂去抻衣服,挂在阳台吊杆上,回过头数落刘昊然“结婚呗。我就知道你记不得,你小时候,订过娃娃亲”

  “那是我多小的时候啊?况且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搞包办婚姻呢?C国十五年前就宣布禁止搞娃娃亲包办婚姻了”刘昊然又无语又激动,赶忙上去扯着他妈着急:“再说,我根本不认识要和我结婚的人啊,这怎么结啊?”刘昊然他妈叹了口气,手搭在刘昊然手臂上安慰地拍了拍:“但你的娃娃亲是十八年前定下的,法律是十五年不许搞娃娃亲了,但是十八年前的不归他管,还是有效。”当妈的还是心向着自己孩子,看着刘昊然的样子有些不忍,自责道:“怪我和你爸,当年定了娃娃亲那家人就搬到重庆了,这么多年也不联系,还当两家都应着时局就随婚约去了,大家都不提。没想到前几天那家人把娃娃送来了。”

  刘昊然苦着一张脸,母亲叹了口气:“交情到底还在,婚约又确实有效,你看你……”说到这儿刘昊然出声打断了:“男孩儿吧。“母亲点了点头。刘昊然一点头:“成,那现在在哪儿呢”

  “在你房间里睡着。”说完刘昊然就转身要去找,被刘母一把勾住了手臂,有点难为情地开口:“哎,你等等。“酝酿了会儿还是直接跟刘昊然说明白了:“那孩子还未成年……”

  “什么?“

  “你别激动,你听妈说”

  “这怎么不激动呀,就一小孩儿还结婚?”

刘昊然他妈气得一掌拍在刘昊然胳膊上:“你就不能听你妈说完呐,这孩子十七,过了年,九月二十一生日就十八了。刚刚分化完…”清了清嗓子,手肘捅了捅刘昊然,手掌挡在嘴边冲刘昊然小声说:“接下来就是发情期。”

刘昊然简直怀疑自己的耳朵,下垂的狗狗眼立马瞪圆了:“要我标记未成年?”他妈笑了下:“就知道你要这么想,他被保送到你们CGU旁边的CBU了,高中不用读了,他家里人正好把他送来,八月开学,九月成年你们就结婚,现在起培养感情。”

刘昊然嫌得他妈,又气又无奈,“这份儿上了还开您儿子玩笑!”说完就下了二楼直奔自己房间,心里还想着对方也肯定是被强制送来的,到时候他俩都不愿意这婚还真不一定结得成。

一开自个儿房门就愣住了,小孩儿看起来还不到17岁,刚刚睡醒的样子,眼睛还迷迷糊糊地没睁开,身体倒是坐了起来,像个小不倒翁似的晃晃悠悠,穿着棉质白色的短t,似乎还没习惯北方的暖气,睡得脑门上都是汗,额头的发都是湿漉漉的,半开着小嘴,毫无防备。刘昊然心里猛得一跳,蹦进一只横冲直撞的小兔子,满脑子的,怎么那么可爱啊。开了门小孩也没什么反应,看来真的还没醒,房间里有够热的,刘昊然走到窗户边上,开了窗扣就是一阵寒风灌入,刘昊然心道不好,太马虎了,怎么忘了B市一到冬天就妖风肆虐,小孩刚睡醒,这么一吹得感冒。锁好了窗户看到小孩冷得一激灵果然醒了,看到窗户旁站着的一大活人没反应过来,反射性往后一缩,拢了拢被子裹住自己,像只受惊的小奶猫,寒风吹散了屋里的热气,空气重新流动起来,刘昊然这才发现这刚睡醒的小朋友像朵颤巍巍的小雏菊,还没完全绽放,嫩嫩的花骨朵在微微流动的空气里点着头,而确实,从进来他就闻到的是股淡淡的小花香,刘昊然不动声色地汲取着空气中另一个人淡淡的信息素,心里想着还挺好闻。那小孩还缩在床头,盯着他的眼神倒不像害怕,疑惑,反而是有点…期待和…害羞?

刘昊然靠近了,坐在床边,想伸手摸摸小孩毛茸茸的小脑袋,又觉得这么太亲昵了,伸出的半截胳膊又收了回来,傻得不行。还是决定先介绍自己:“你好,我是刘昊然,你的…”呃,刘昊然胸口一梗,说不出了,你的…未来老公?男朋友?诶…什么呀。结果对面的小朋友善解人意地点点头:“我知道。”

随后害羞地低下了头,露出一个乖巧的发旋儿,头发丝儿看着一根赛一根柔软,贴着脑袋,柔顺服帖。

嗯,看来是个挺乖的小朋友,也对,能被保送到CBU一定得是非常聪明非常听话的孩子吧。刘昊然想着,冲着小孩笑了笑:“你可以叫我哥哥,你叫什么呀?”

对面的小孩闻声没动,脑袋却突然翘起了根呆毛,像是在昭示着小主人开心的心情,同时耳廓也慢慢红了起来,就在刘昊然感叹看来这小孩很不经撩的时候,听到小朋友奶里奶气地叫了声“哥哥”,随后说道,“我叫王俊凯,你可以叫我小凯“,嗓音温温柔柔的,像一阵暖暖的微风,搔过刘昊然的心尖,后半句因为埋在被子里说的,显得有些瓮声瓮气,这句小凯传到刘昊然耳朵里就变成了,“你可以叫我——小可爱。“刘昊然一颤,被甜到了。气氛迅速变得微妙,刘昊然莫名有点脸红,当即决定还是先把事儿说清楚。

“小可爱,你听哥哥说…”刘昊然这边跟他讲娃娃亲是不合时宜的需要淘汰的讲了一大堆,发现那边小朋友酡红一张脸,埋在被子上,怕是什么都没听进去。于是拍了拍对方小脑袋提醒回神,问道:“你不会是真的想和我结婚吧?”见王俊凯被问得一愣,忽而眼神里居然透出一股疑惑和被抛弃的可怜来了,他有点急,望着刘昊然不知道说什么。刘昊然心里忽得漏了一拍,心想这小孩难不成?干脆重新换个方式问了:“你想和我结婚吗?”

只见对面的小孩竟然认真点了点头,小雏菊在风里晃了晃,一股淡淡的小花香从花骨朵偷偷钻出来,带着露水的味道,悄悄划过刘昊然的鼻尖。

干净,甜。

——————————

饱饱视角小剧场。

在葛格床上睡觉!全是葛格的味道!

醒过来突然发现窗户边站着葛格,葛格比照片上看起来更加强壮更加高大了!天啦是梦吗饱饱心里炸开三朵小烟花——葛格好帅呀

葛格走过来,“我叫刘昊然”我知道!“是你的…”男朋友ฅฅ*“你可以叫我哥哥”哥哥哥哥哥哥

葛格突然开口,“小可爱,你听哥哥说”???葛格怎么一开口就叫我小可爱?天啊好害羞啊ฅฅ*后面哥哥说什么完全听不下去了,还有葛格靠得好近近看更帅了!ฅฅ*

————————————

tbc

对不起饱饱视角是崩坏的。

评论(25)
热度(190)

© 借火 | Powered by LOFTER